金宝搏体育

金宝搏体育:99级信息学院电子工程系王乃博:顺势而为,与时代同频共振

2021-09-18|校友走访


99级电子工程系通信专业王乃博:顺势而为,与时代同频共振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初心和使命,同时每一代复旦人都会有一些共同的珍贵回忆。来自金宝搏体育99级电子工程系通信专业的王乃博校友,在保送到电信科学与技术研究院后,进入无线通信深耕十年有余,参与设计了中国第一个3G手机的芯片;后来进入大疆,从无到有做出世界领先的无人机无线传输方案。如今他已从产业界篆香投资界,在君桐资本做半导体相关投资。但无论身处何处,王乃博校友都是复旦精神的践行者,也是时代发展的顺应者。


一、复旦四年里的烟火记忆和自由无用

提及在复旦就读的四年时光,王乃博学长并没有像我事先预想的那样说一些在学校的成就或者“壮举”,而是笑着跟我回忆起了他记忆里四年中影响最深刻的事情——一些很生活气息,很琐碎,但能引起几乎所有复旦人的共鸣的小片段。


一个是学习方面的“刷夜”,王乃博学长也像如今的我们一样会在考前“临时抱佛脚”,在二教三教的通宵教室里,突击自习,王乃博学长笑称,“这个通宵自习我印象非常深刻。彝换餍Ч浅:霉哈哈。”我想几乎所有的复旦人都在三教熬到过一两点,为了自己的期末成绩和绩点,更是为了自己的未来。想来不论是毕业多年的学长学姐,还是如今身处复旦之中的我们,对于三教刷夜这样一件事,均深有同感。


另一个是和生活相关的“夜宵”,王乃博学长大一的时候住在本部,当时东区门口国定路那边有小吃一条街,大二搬到南区后马路边上也有不少的烤串啊小馄饨啊之类的摊贩,大家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就呼朋唤友一起吃夜宵去,尤其是夏天,王乃博学长笑着说:“很多人穿个大裤衩穿个拖鞋就一起跑过去吃东西去了,特别有意思。”


我们总是说,一代人会有一代人对于大学生活各自独特的回忆,但这么看来其实不然。一代一代复旦人都在这里生活过,我们如今在早八前拥挤着的旦苑,曾经也被学长学姐们挤满;如今稀稀落落点缀着人群的光草,曾经也是学长学姐们偏爱的聚集地;如今彻夜灯火通明的三教,曾经也都是学长学姐们奋笔疾书的身影……


时间能带走花样年华,却带不走学生时代的青春记忆。我想,这就是复旦给我们留下的,一些充满了烟火气,但却能迅速拨动所有复旦人心弦的记忆片段吧。


也许正是因此,王乃博学长对于学校特别有归属感,对于复旦的民间校训“自由而无用”也特别有感触,他是这么理解“自由而无用”这句话的:“自由”就是不愿去束缚自己,期望能够在社会法律和道德允许的框架下尽情发挥自我,获得心灵上的一种自由;“无用”呢更多的是不追求世俗定义中的功成名就,不会去想一定要追名逐利,一定要去获得怎么样的社会地位,去为了这些做一些世俗意义上“有用”但很功利的事情。学长说,他更喜欢去做一些不是那么功利性的、世俗眼中所谓的“无用”的事。这些事也许会带来一些成功,也有可能最终一无所得,但这都没关系,王乃博学长说:“因为起码我是心灵自由并且不那么功利的一个人。这就够了。”


而这,是王乃博学长觉得复旦给自己带来的最重要的东西,在潜移默化间影响了他看待世界的角度和对生活方式的选择,也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他之后的一些职业道路。



二、从学习到工作的顺势而为和与时偕行


王乃博学长回忆起从大学专业选择开始一路走来的经历,认为,个人的选择其实并没有占大头,他只不过是顺应了时势,再加上一点自己的偏好做了选择,然后全心投入,就这么走到了今天。


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在选择专业上,王乃博学长表示,即使是如今这个年代,很多人考大学的时候对于各个专业是做什么的,认知其实很:,更别提当时他们那个年代了。那时的信息手段包括成长的环境,并不支撑他们想的非常清楚,当时自己懂的不多,只是凭借“希望进入工程性质的或者比较前沿的专业就读”的一点想法,加上当时的大家较为认可通信专业这样一个社会趋势,和自身理工科较好的优势条件,选择了进入复旦的电子工程系通信专业。


王乃博学长说:“我们也不是爱一行才干一行的,更多的其实是干一行爱一行。”进入专业后,在逐渐的学习中,逐渐了解这个专业,精通这个专业,最后或许并没有全然爱上这个专业,但却对当时的选择毫不后悔:“回过头来看,其实也没啥好后悔的,如果真要再来一遍估计也还是这样的。”


人生如棋,选择就如落子,该当无悔。既已无法改变过去,那便顺应时间的脚步,做好当下,谋划未来。


离开校园走向职场的过程对很多人来说也许比较痛苦,因为需要实现身份上的一个巨大转变,从读书人到打工人,这两者之间还是有较大的不同的。但王乃博学长表示,自己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和不适应,这些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都会解决。刚入职场的时候,学长承认那段时间可能的确需要一段身份或者角色转换的时间,但其实学校给了大家一些比较完善的能力与知识储备,帮助大家应对工作上的问题。


从硬实力的角度来说,复旦的的确确教给了大家专业相关的工作中实实在在会用到的知识,努力培养复旦人扎实的知识基础。就好比学长说,在他毕业差不多十年的时候,还能记得他本科时候在阶梯教室里听老师教授的知识点,而这些东西在工作里面其实都是有用的。学长谦虚的表示,他并不能说自己在学校里面学的非:,但其实在学校里面知识体系的一些构建,包括大家经过的一些学习上的问题,长期摸索后理解的一些理念,各种课程上做的一些训练,在工作中都会有所助力。所以最终各种困难都会被一一解决。对此,王乃博学长以他最近的职业转换为例进行了说明。从学校毕业之后,学长就一直在产业界工作,最近他从产业界转到了投资界。二者之间差异较大,他将要面临的是全新的挑战。学长直言,会有一定的身份转变上的困难,但大多能够很快克服,基本上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基本完成了角色的切换。


从软实力的角度来说,不论是待人接物还是处事方式、应对突发情况的应变能力等,王乃博学长表示,他接触到的复旦毕业的学生里这些方面在各个公司基本上都是比较受认可的。这些东西很难量化,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练就的,但复旦的大环境为同学们提供了成长的土壤,为同学们步入职场打下坚实的基础。


不管是当时在业界,还是如今在投资界,王乃博学长始终深耕无线通信和半导体行业,对于他来说,既是出于初心和热爱,也是对于这个行业的持续看好。


学长指出,半导体行业现在很火,即使是以十年这个尺度来看,这个行业依旧会有很强的生命力和积极的发展前景,也必将取得非常大的发展。


但是不管从哪个维度来说,我们所有人都有很多事情要做——产业界和投资界都是这样。我们在一些细分的赛道上会被卡脖子,在一些领域我们的竞争力不是那么强这些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大家不清楚的是,有些领域我们其实做的特别好。


学长自豪地指出,“你看我之前做无线通信,以华为为首,我们在无线通信这一块是可以基本上是可以吊打所有的国家的。这是我们好的一面,但是我们同样要意识到,这个表面的繁荣背后蕴藏的危机——如果往行业上游追溯的话,别人是可以将我们的脖子卡的死死的。


“我之后去做了无人机,大疆的无人机也是这个道理。我觉得在无人机领域,大疆是可以碾压世界上所有企业的。但是从我在大疆了解到的供应链信息,如果真要被卡脖子,其他国家是完全能从上游的核心芯片和材料的供应上卡死我们的。”


当我问及,我国目前是应当继续发展长板以形成行业内的绝对优势,拉大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差距,还是应该去补齐短板,向其他国家靠拢这个问题的时候,学长很坚定的说:“当然是补短板啊。”


学长指出,短期来看,“补短板”很显然会是目前更为紧急的事情。这不是他的主观臆断,而是由产业链的状态决定的。一旦在关键环节掉链子,被人卡住脖子,就不是说这个产品做的好与不好的问题,而是这个产品能不能做的问题。而长板的话,目前来看,我们在靠近下游的很多地方都已经成为了长板,这些东西倒不是说我们这一个国家要不要加强,而是说整个行业会不会发展能不能推进的问题,是和产业发展的状态相关的。随着整体的产业发展,它自然的会越来越好。


我想,这就有点类似革命吧。相当于是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而我国目前在这些领域里,已经将当前这个阶段发展到顶端了,进入新的阶段就不像之前的发展那么容易,要想推动这个行业整体进程,属实需要各方共同的努力。


聊完了学长从复旦以来的经历,学长很实在的送给了复旦的学弟学妹们一句话:“祝学弟学妹们和祖国一起发展的越来越好。”这句话看上去过于官方和笼统,但其实结合王乃博学长的经历来看,却是他给予学弟学妹们最真挚最美好的祝福。


王乃博学长说,他在这么多年的各种经历中比较明确的一个感受就是,很多时候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跟上时代的潮流或者大势才是很关键的一点。就像古人常说的“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复旦能保证我们的第五个读书的底线,而在保证了这个底线的前提下,跟上这个时代的发展,跟紧祖国发展的脚步,将自己置身于整个社会的大环境中,不脱离国家谈个人发展。然后在目前的人生之路上静下心来,戒骄戒躁,尊重“自由而无用”的民间校训,将当前的事情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做好,并尽量做到极致,那么你就会成为所谓的“成功人士”。

走访同学:20级经济学(数理经济方向)杨清屹


金宝搏体育: 最新文章

金宝搏体育-金宝搏体育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