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宝搏体育

金宝搏体育:《仙舟客》创业|王廷富:强调共赢,布局长远,做投资界的百年老店

2021-03-09|创业梦想


文 ∣ 张榕潇


王廷富,就读于金宝搏体育经济学院1992级国际金融系。金宝搏体育国际金融学士、金宝搏体育MBA、长江商学院EMBA。曾任兴业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首批保荐代表人。现为兴富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图片


“我认为四十岁就是一个分水岭,可能一些人到了顶峰就上不去了,要靠第二曲线才能上去。”

2006年,三十一岁的王廷富就下定决心,要在四十岁那年开始创业。

2015年,四十岁的王廷富离开工作了近20年的兴业证券,创办兴富资本,设想已久的创业梦终成现实。

这位在金融业摸爬滚打多年的创业者说话温和,不时露出友善的微笑,向记者介绍兴富资本在DaaS(数据即服务)领域的最新成果—被投企业中数智汇和海天瑞声双双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审核,双雄汇聚。谈起自己的理念又语气坚定,神采飞扬:“我一直强调共赢,布局长远,要做投资界的百年老店。”



回忆:“复旦的落叶很漂亮”


1992年,无疑是中国金融市场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这一年,邓小平在南巡讲话时正式提出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开放进入关键时期,“金融”一跃成为了一个时髦的词语。“中学生的时候啥都不知道,反正就是‘金融’”两个字,再者,‘国际’两个字肯定也是比较热门的,是大家最想考的,我觉得自己成绩还不错,可能要选一个考分最高的专业来报。”当年,王廷富所在的海南中学是全海南最好的中学,成绩优异的他就这样被国际金融系所吸引,走入了复旦。

1990年到1992年,北京大学和金宝搏体育两所学校的本科新生都要进入军校,实行一年制的军政训练。9月开学伊始,王廷富就和同学们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南昌陆军学院,“大学的第一个整年都是在军训当中度过,除了复旦派老师过去教英语,没有什么文化专业课。”在陆军学院的日子虽然枯燥,但却给王廷富留下了难忘的回忆。“我们当时是按照预备役中尉的标准来培养的,训练非常严格。”他还记得,当时每天早睡早起,晚上9:30睡觉,早上5:30就起来进行训练。半夜集合操练也是家常便饭,凌晨3:00吹哨集合,要求同学们三分钟之内叠好被子,穿好衣服,打好背包,带上头盔,背上枪,迅速列队,有时还会组织深夜越野跑。王廷富和同学睡眼朦胧地起床冲出去,“也算是一份独特的体验”,他笑着回忆。对这群年轻人来说,封闭式的管理,严格的训练,虽然有些难熬,但也让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王廷富还记得,当时一间宿舍住12个人,每天晚上两人一组轮流站岗,周末也只能轮流请假出去,一整年,大家都在同吃同住中度过。现在回想,王廷富认为这段时光还是非常宝贵的,“这段经历我觉得挺好的是,不仅是对你意志的考验,而且培养了我们的团结意识,包括对国家的荣誉感和对社会的责任感。”


图片



第二年,王廷富和同学们回到复旦。“第一印象就是校园很漂亮。”光华大道上的梧桐树高大挺拔,秋天时,落叶纷纷,这让在海南见惯了常绿树木的王廷富非常难忘。开始大学学习之后,王廷富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身边同学都很厉害,之前在高中比较轻松,但是在这儿我就明显掉入中游水平了。”当时,国际金融系班里很多同学准备出国读研究生,因此早早就开始准备。为了提高英语水平,他们比赛背英文词典,“那么厚的牛津大辞典,他们背了几遍,还互相考里面的生僻单词。”这种好学的氛围也带动了王廷富,复旦丰富的教学资源也给了他很多学习的机会。王廷富记得,自己当时经常去听各种各样的讲座,还辅修了国际经济法。


图片


现任哈佛大学商学院副院长的姜纬老师当时刚刚留校任教,姜纬老师讲授的微观经济学令他印象深刻,“她讲的特别清晰,没有一句废话,如果稍微走神,就会错过精华,当时我们班好多原来都不怎么听课的男生都很踊跃地去听讲。”王廷富觉得,微观经济学的很多模型能够解答生活中的疑问,能够与现实生活相结合,姜纬老师的教学让他受益匪浅。 

除了紧张的学习,1992级国际金融系的同学们各种娱乐也没有落下。当时,王廷富住在本部三号楼,临近排球场、篮球。矸骨,大部分同学都会去球场运动一会儿。“排球是我们海南的传统强项,我就是打排球更多一点。”彼时,电脑也是一个新鲜玩意,王廷富记得,基本每个宿舍都会凑钱买一台电脑,六个人就把每个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分成段,排着轮流玩电脑。

回想在复旦度过的时光,王廷富感叹,那种扎实的学风、学玩结合的气氛让他感触颇深。“不懂就是不懂,不能瞎吹牛,班里同学谁要是装,大家都是看不起他的。”在他看来,自己身上最“复旦”的特质就是务实,而这也是国际金融系同学们普遍的特质。

为了赚生活费,大学四年的历次暑假,王廷富基本都没有回家。大一暑假时,他留在学校当军训教官,带着1994级新闻系的同学们进行训练,还在最后的总结汇报拿到了奖项。还有一年的暑假,他找到了一份为证券咨询公司卖软件的兼职,每天打开黄页本,“一个企业一个企业挨个打电话推销”,如果企业有兴趣,他就上门拜访。那个暑假,王廷富骑着自行车,几乎跑遍了整个上海,也卖出了几单。而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对证券行业有了一定的了解,也为他的未来择业打下了基础。



厚积:“我把资本市场产业链上的各个核心业务都参与了个遍”


毕业后,王廷富来到了兴业证券上海投行部。回想这个选择,王廷富坦言:“真的是非常偶然。”彼时,王廷富本想去深圳发展银行工作,但由于户口问题,深圳发展银行需要等到次年五、六月份才能确定是否能招聘,因此他只好回上海找工作。正巧在《上海证券报》上看到了兴业证券的招聘广告,王廷富前去面试,“复旦学生还蛮受欢迎的,他们面试后就说你马上来上班吧。”同时,他还拿到了上海市优秀毕业生的名额,可以落户上海。就这样的机缘巧合之下,王廷富开始了他在兴业证券的职业生涯。

从1997年的3月份开始,王廷富就作为正式员工上班,“我是我们班最早赚钱的,所以我经常周末回学校请大家吃饭。”初入职。跬⒏荒贸隽巳σ愿暗木⑼,经常通宵完成工作,不仅能提前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工作质量还会超出领导的预期,“我写的东西都不用改,而且我写的方案比较有自己的想法。”王廷富觉得,很多人在工作中最大的问题是总想着抄袭模仿,从而养成了不好的习惯。但在当年,上海投行部刚刚组建,可借鉴的东西并不多,都得靠自己去摸索,因此他常常自己琢磨,尝试创新。

刚进入公司,王廷富就进入了同济科技公司配股主承销的项目组,一开始客户还有些不放心,“他们问我,怎么这么年轻?工作多久了?我说我还没毕业,他们就很担心。”但是很快,王廷富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工作进行得很不错,他也因此受到了更多重用。一年后,他就被提拔为组长。

到了2000年,王廷富开始对自己的未来担忧,“我发现进步太慢了,我是组长,上面有部门总经理,还有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等等,可能轮到我主管部门业务至少要过10年。”急于寻求突破的王廷富选择了离职。

从1999年8月开始,国家酝酿在深圳推出创业板,其名称经历了从高新技术企业板块、第二交易系统、二板市场的多次变化。顺应形势,上海浦东生产力促进中心成立了投资银行部,王廷富来到这里担任部门总经理,同时兼任浦东新区二板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专门负责挖掘、培育浦东的优秀企业,开始拓展客户。但是纳斯达克股灾打破了这一切,2000年3月到2002年9月,泡沫破裂,纳斯达克指数暴跌75%,创下6年中的最低点位,创业板夭折,二板上市工作小组就此解散。

2003年王廷富又回到了兴业证券。“其实在浦东生产力促进中心还是感觉到自己蛮吃力的,因为当时才工作三年,积淀太少,要带领团队拓展客户资源还是比较困难的。”意识到自己还需要积累的王廷富沉下心来扎根业务。在兴业证券,他不仅担任投行总部总经理,带领团队创造了很好业绩,也有机会参与二级市场的投研管理工作;同时,还牵头创办了兴业证券的直投业务,基本上参与了资本市场产业链上的各个核心业务。现在回想,王廷富非常感谢兴业证券当年对自己的培养,“给予了我很多机会”。这些不管是管理经验上的,还是人脉资源上的积累,都为他开启自己的创业打下了基础。



创业:不惑之年开始新征程


实际上,王廷富很早就给自己定了目标,“迟早要出来自己创业”。

在他看来,四十岁是人脉积累最多的时候,精力也是最旺盛的时候,“过了这个时候,人就会有惰性,因为你不敢去冒风险。”他发现,很多身边的朋友到了四十多岁就退休,或者换了闲职,“可能一些人到了顶峰就上不去了,要靠第二曲线才能上去。”但是对于王廷富自己而言,他非常喜欢这份工作,非常享受在工作中接触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家,时时有新想法新碰撞的感觉,想要作为一辈子的事业去做。“我想,只有自己创业,才能把我自己的一些想法长期贯彻下去。”所以,他便下定决心,要在四十岁那年自己出来创业。

终于,在2015年心愿实现,王廷富创办了兴富资本—一家新型私募股权投资机构。

但其实,由于手上项目延迟了几个月,王廷富到了“四十岁半”才得以离职,创办了兴富资本。谈及此,王廷富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遗憾,“我是挺注重仪式感的,本来想在四十岁生日那天就创业的,这等于是四十岁半,晚了几个月。”

厚积薄发,王廷富此前的积累得到了回报。兴富资本创立五年多来,累计管理规模已超过60亿元,投资了约50个优质项目,已有十多个项目实现退出,其中包括6个IPO上市或过会项目、5个并购退出项目。说到自己创业成功的秘诀,王廷富觉得跟个人性格和处事风格有很大关系。他很清楚,自己的特点是“与人为善”,“可能是因为我来自海南,我们那里的文化就是没有什么竞争,比较平和。”王廷富笑了笑,他解释道,自己的原则就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在工作中强调共赢,能够和团队保持良好的关系,能够和客户保持长期的伙伴关系。

带团队时,王廷富善于换位思考。“我也是从底层做上来的,他们做这么努力应该给他们怎样的关怀,怎么给他一个职级的提升或及时的激励,”在兴业证券担任总经理的6年中,他的团队基本没有主动辞职的。也正因此,在离职创业时,王廷富拉来了一批专业的精英团队加入兴富资本中来。

在服务客户时,王廷富强调共赢。不仅他负责的投行客户都成为了兴富资本的投资人,就连他负责兴业证券直投业务期间投资过的12家企业,有5家后来也成为了兴富资本的投资人。王廷富觉得,这是因为客户们认可他的做事风格,“他们知道,跟你合作,利益肯定是首先得到保证的。”

创业伊始,王廷富找到了万得信息—这个从2000年就开始共同合作的企业伙伴,并联络了其他几个基石投资人,然后再询问此前服务过的客户,就这样聚起了首批投资人。事实证明,王廷富的团队还是得到了很多投资人的青睐,“我们一期本来计划募集资金5个亿,但实际上预约了10个亿。”王廷富知道,在“募投管退”的流程中,很多机构把募资当作第一目标,但是在他看来,投后管理和退出能力应作为最重要的核心能力,其次是投资研究能力,最次是募资能力。对于王廷富来说,一定要把投后服务做好,这样才能与被投企业成为长期伙伴。而正是通过构建这样的伙伴方式,被投企业会持续推荐上下游的相关企业跟你合作,这样投资也就变得水到渠成。



使命:做隐形行业冠军的资本合伙人


创业第二年,兴富资本提出了公司使命—做隐形行业冠军的资本合伙人,也就是说要发掘中国新兴细分行业中的优秀企业,并助力他们成为中国的行业冠军。因此,兴富资本的投资重心就放在低调、务实、技术驱动的细分行业领军企业。到了第三年,王廷富和团队又进行了深度探讨。他很清楚,私募股权投资是一个红海竞争,如果没有独门武器,机构将会没有市场认知度。“我们还是不够专注,决定要聚焦某个领域某个行业,或者说要找到我们能在投资行业中做出名堂的一两个领域。”

最终,他们选择了数据和智能制造两个领域。

早在2000年,王廷富就被万得信息聘请为公司财务顾问,在陪伴万得发展的二十年时间,他见证了万得从一家年营收上百万元的小软件公司,逐步成长为年营收数十亿元的中国金融数据龙头,也与万得信息的创始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由此,王廷富和团队对数据产业的发展模式和发展规律有了深刻理解。

针对数据服务行业,兴富资本提出了“DaaS”的概念:数据即服务。王廷富认为,大数据和云计算分为四个层次:第一层是IaaS,基础设施服务,出租硬件服务器或虚拟机等计算基础设施;第二层次是PaaS,平台即服务,向客户出租软件平台;第三层次是SaaS,软件即服务,向客户出租应用软件;第四层次是DaaS,则是由云端公司负责建立全部的IT环境和基础数据以及数据分析,让数据成为服务。

在王廷富眼中,DaaS的商业模式是“最好的商业模式之一”。

数据服务产品的使用频率高、用户黏性强;由于边际成本近乎零,因而边际收益非常高;因为采取服务预收费模式,企业现金流极好,都是预收款;行业龙头企业很容易形成马太效应,头部企业的用户多,使用频率高,得到的反馈也越多,从而得以帮助产品迭代,和竞争者的差距会越拉越大。

目前,兴富资本在DaaS赛道已经投资布局了万得信息、企查查、海天瑞声、中数智汇、医药魔方、碧橙网络、天擎信息等多家行业翘楚。

在2019年投资了企查查之后,兴富资本联合万得信息和企查查,启动了“数据雨林”赋能投资计划,力图建设阳光共生发展的大数据行业生态系统。在王廷富看来,数据行业和热带雨林有着相似的生态特征:一是物种多样,数据范围浩如烟海,数据维度博大精深,正如雨林中的生物类型,丰富多彩。二是分层次成长,雨林生态有着植物分层结构,由树冠层、幼树层、灌木层、地面层等组成。数据行业众多企业,在竞争中也形成了梯次发展格局,头部企业、腰部企业等各层次均存在。最明显的是第三点:共生依赖。同雨林中和谐共生的物种一样,数据行业也是互相得益的。王廷富认为,数据企业不能成为数据黑洞,数据的垄断会造成数据行业生态的恶化,因此他和团队一直提倡数据共享,培育数据服务领域的新秀企业,打造共赢的行业生态系统。

在智能制造领域,兴富资本引入了先导智能、龙马环卫、南兴装备、劲拓自动化、韵升股份等细分行业龙头企业或其创始人作为基金LP和战略合作伙伴,搭建了智能装备企业家联盟。兴富资本在智能制造领域投资布局过程中,这些战略合作伙伴不仅经常提供真知灼见,还与兴富资本投资的多家企业建立了上下游合作关系。

在深入研究之后,王廷富和团队将工业机器人视为最有前途的赛道之一,又针对其产业链梳理出许多细分领域,列出三到四十家富有潜力的企业,一家一家去走访。“我们最终总结,这个产业链中最有价值的是核心部件研发生产商。按图索骥,经过筛。烁煌哦诱业搅斯ひ祷魅丝刂破髁贰啥伎ㄅ灯兆远刂萍际跤邢薰,“他还蛮抢手的,其实已经有好几家正在跟他谈了,因为我们还不太知名,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水平。”后来,兴富团队靠一份近百页的行业报告说服了企业创始人,最终得以谈成了这笔投资。随后,兴富资本团队又发掘并投资了工业机器人伺服电机龙头—浙江禾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共赢:“做创业家的最好伙伴和最佳推手”


对于王廷富及其团队来说,投后服务一直是他们工作的重中之重—王廷富不习惯用“投后管理”这个词,更倾向于认为自己在为企业服务。兴富资本致力于“做创业家的最好伙伴和最佳推手”,其价值观就是与被投企业建立长期、共赢的合作关系,因此,兴富资本将被投企业称为“伙伴企业“。王廷富认为,经营与伙伴企业的关系,就是为兴富资本的未来“铺路”。

一般来说,兴富资本会从三个方面对被投企业进行服务。第一,兴富资本会通过自己运营的伙伴圈,给其介绍客户,介绍业务机会。第二,兴富资本会为其推荐职业经理人,“因为可能他是做实业的,对这块不太了解,我们就在这方面支持一下。”第三,帮助企业规范化。面对资本市。绻笠涤猩鲜谢蛘卟⒐和顺龅囊庀,兴富资本就会为其提供管理建议,尽可能地结合团队经验给出建议。王廷富相信,完善的投后服务能够形成口碑效应,得到更多优质企业的青睐。秉持着这样的信念,他们在对接企业时也一直保持坦诚、踏实的作风。“我们投资就是我们有哪些资源能给你,就给了。一时没有,我会告诉你没有,我会想办法。我们比较坦诚,不去吹牛,不去忽悠。”

对于未来,王廷富持乐观态度。他认为,虽然短期内由于疫情,商业活动的减缓会对业务的开展造成影响,但实际上各个企业的数据驱动需求正在提升,数据能够精准定位客户,提升运营效率,提升决策的前瞻性。“任何企业不把数据用好,业务就有可能落后。”数据赋能时代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是互联网的下半。邮率莼诵囊滴竦氖莘务公司还有非常大的空间。


图片

来源:“复旦经院全球校友会”公众号

金宝搏体育: 最新文章

金宝搏体育-金宝搏体育登陆